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娱乐平台 > 拉里休斯 >

甲骨文启示录:不是错了、笨了而只是老了

发布时间:2019-06-12 15:1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云计算转型不利,增长不再继续,全球裁员,傲慢,养老院文化……Oracle在中国的裁员激发了种种想象、猜测和阴谋论。

  一代人的芳华远去,另一代的势力强势崛起,这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是中国市场和中国企业。

  多年以前,当笔者还是一个IT小记的时候,曾经在北京群访过来华布道的Oracle创始人拉里·艾里森。

  那时他中年气盛,那时他光芒万丈,整场活动都在演讲台上走来走去,显得活力十足。事实上,由于糟糕的传译,大部分记者的问题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回答,即使回答了也只是一个逻辑:“不管你谈的是xx还是xxx,Oracle永远是最好的,最有竞争力的。”

  从那个时代来看,他说的并不是虚言妄语。艾里森创办的RSI公司(Oracle前身)在1979年就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使用SQL语言的商业关系型数据库产品Oracle2.0,尽管这个产品不太成熟,但毕竟是首创。

  在1983年推出Oracle3.0后,在传统IT时代就再也没有企业能够阻挡Oracle成为数据库和企业服务类的顶级玩家,他甚至在历史上还替代比尔盖茨当过几天全球首富。

  只是回头想想,1979-2019,整整四十年了。对人来说,这是四代人的时间;对ICT行业来说,这是无数次更迭的时间跨度。

  对于那些已经意识到自己正在失去时间,但现金流尚好的巨头来说,买买买是唯一的选择。

  于是我们看到,Oracle鲸吞了Siebel、服务器厂商Sun、中间件厂商BEA、绩效管理软件解决方案提供商Hyperion……而对于已经注定成为Oracle换代产品的云计算,Oracle也拿出了巨资推动“数据库上云”的策略,只是成效始终不明显。

  但是如果母体里面没有革新的基因,收购再多的子体,也无非是把组织变得更庞大,让变革变得更慢而已。于是,在云计算时代被动无比的Oracle也推出了自己的云计划,然而……

  “数据库上云只是传统厂商在云时代的一种自救,从表面上来也实现了云端化,但用户的高成本、使用Oracle产品的复杂性、从PC时代就没有解决好的和其它商业软件系统良好互联互通的问题,也一并迁移到了云上,Oracle并没有发生质变。”一位企业的CTO这样告诉笔者:“原本就有Oracle高复杂性的痼疾再增加云的变量,反而使得一些依赖Oracle的存量客户加快了逃离这个世界的决心。”

  其实,无论是Oracle还是同时代的SAP、IBM乃至国内的金蝶、用友,转型的最大的两个困难就是传统思维的难以放弃,而这种难以放弃的本质,是对于其在前移动互联网时代积累起来的管理着庞大数字资产的存量市场的难以放弃。

  传统IT时代最大的问题就是系统间的割裂,对于那些传统系统的使用者来说,OA系统一套密码、ERP系统一套密码、财务系统一套密码,而且彼此间不能打通,更不便于在移动端使用,这是Oracle时代没有解决的根本性问题。

  因此,当“云上的数据库”出现时,基于老产品的“数据库上云”就变得毫无抵抗能力,前者用后者十分之一乃至二十分之一的成本,提供了全功能、全链路的云到端解决方案后,历史其实就已经决定了。

  “Oracle整合了很多企业后,也可以给你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但这个过程实际是由它整合来的多个厂商分别提供的,非常传统而且低效。而选择云计算,一但接入就有无数的完整解决方案,数据打通,虚拟资产可自由灵活配置。这就是降维打击。”一位资深业者说。

  传统的封闭系统,让企业应用Oracle后,只能由Oracle服务人员进行各种维护,这其中的失控感和各种高昂的收费让企业压力颇大;而反观MySQL,虽然开源免费,但却需要招聘大量工程师进行开发、部署和维护,出了问题只能自己解决。

  笔者大胆的说一句,如果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不自己起来创新,就不会有2009年到2019年这十年的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全球性赶超。

  “在阿里的IT架构中,淘宝和支付宝使用的绝大部分都是IBM小型机、Oracle商业数据库以及EMC集中式存储。当年用户激增,数据越来越多,每天早上八点到九点半之间,服务器的处理器使用率都会飙升到98%。离爆棚就差两个百分点”。

  继续使用IOE更贵,不使用的话业务立刻就要崩盘,在这种两难选择之中,阿里选择了上马云计算。

  其实,无论是阿里,还是腾讯、百度、华为、盛大、金山等等中国企业,在那个时间段面临的问题都是基本一样的,简单说是两个:

  第一,随着中国PC用户和移动互联网用户双双达到全球第一,任何一个国民级的应用所需要负担的IT成本都是极为惊人的,其成本甚至达到了大量吞吃利润的地步,如果再不变革,中国的顶级互联网企业将不可避免的成为IOE的打工者。

  第二,中国成为美国之外全球唯二的互联网需求创新市场,创新企业无法接受传统IT服务的高成本。

  在这样一种需求的刚需化之下,中国的顶尖互联网企业纷纷开始倒逼自己进入上游,从单纯的技术应用者的角色转变成技术研发者,而无数的中小企业则或摇旗呐喊,或参与其生态担负种种创新环节。

  这一路的历程很是艰难,当中国的工程师开发出第一代属于自己的基于云端的大规模数据计算和存储系统时,遭到的最大的阻力居然来自企业内部。

  原因是那些盈利业务的部门,因为害怕风险而拒绝将这些现金奶牛业务迁移到尚不稳定的中国企业自行开发的云平台上……最后这使得开发者不得不把这些最先进(但也确不够稳定)的技术拿出去,推向市场让中小型企业先用,进而再拿案例来说服企业内部的阻力。

  曾经和阿里云的王坚同一时代主持盛大云的季昕华曾对媒体有过一段回忆,说自己和王坚很快就成为朋友的原因是,几乎在所有当时的主流行业论坛里,搞云计算的他们都被目为异类和骗子,同病相怜成了当时中国互联网企业级服务早期试水者间的一种共同情结。

  十年风雨如磐,成功的路从来都很艰辛。但是,技术的代差真正体现出来的时候,巨头也无力回天。

  2018第九届中国数据库技术大会,阿里云数据库产品专家萧少聪带来的一份PPT引发了舆论的空前关注,这个以阿里云如何打破Oracle迁移上云的壁垒为题的演讲,通过提出帮助用户从Oracle到云数据库PPAS迁移的方案,这在某种意义上真正加速了Oracle在中国业务的断崖式下跌。

  当年,Oracle的崛起得益于在B端的成功,得益于传统数据库产品的销售业务以及相关的增值服务。

  但是,随着国内可以替代Oracle数据库产品的解决方案越来越多,随着各大主流云平台的云计算业务几乎都可以完成Oracle数据库的迁移并完美的替代升级,目前已经有大量的企业开始采用云计算服务来替代传统的数据库产品。

  “如果没有阿里等企业来搞云计算、没有中国企业做上游的生态和底层技术,就不会有这一代的中国创新企业,一个刚起步的中小企业绝无能力应用IOE或养一批人来使用类似服务,他们需要越少的关注后台,越多的把注意力放到创新的前端。”

  一位资深业者评论:“准确的说是,中国顶尖企业向上游的努力正在建立在这样的需求基础之上的,这就是中国优势。反观很多欧洲企业可能技术也很好,但是他们没有大量的本土需求做支撑,没有超大规模的应用环境,所以它们中是很难诞生产业互联网的平台级企业的。”

  腾讯的声量最高,是“产业互联网”和“用云量”等新名词的创造者,也是目前这一领域折腾动静最大的巨头级企业。

  而在云市场,阿里已遥遥领先于亚太;在AI市场,百度押上了全部身家;这就注定了腾讯的产业互联网之路必须从一个全新的角度突破,这也是其产业互联网道路注定漫长的背后原因。

  另一方面,百度的确是allinAI,而且花了大量的力气进行底层研发,但由于AI赛道的拥挤,和未来发展的巨大跳跃性与不确定性,百度通过AI真正杀入产业互联网并收割的日子也远远不是时间表上的一个清晰的数字。

  一方面,阿里一开始就有浓厚的多的toB基因,这使得它具有大量服务企业的经验,阿里云的业务在全国乃至全球领先,就是这一基础夯实的结果。

  另一方面,在尚没有看到产业互联网前景的未来之时,阿里从来没有放弃做准备工作,这个工作就是修路,修一条通往企业的数字化通路,这条路就是钉钉。

  在很多人认为做企业级IM市场的钉钉只是一个防御性的措施的时候,在很多人还在咀嚼钉钉的刻板印象的时候,钉钉实际上扮演了阿里进入2.0版企业级服务市场的试水者和轻骑兵的角色,在云计算还未来已来的日子里,钉钉已经默默的连接了700万+的企业用户,为它们提供从最简单的即时通讯到最复杂的行业解决方案的各类服务,无论是教育、餐饮,还是最热的新零售,钉钉都以灵活的姿态提供了各种赋能的方式。

  笔者认为,对企业级服务市场的争夺将不止是BAT的游戏,而是BAT背景下的一场丛林生态游戏,这场游戏中的成功穿越者或许应该有两个基因,第一是它能否找准自己在生态中的位置,第二是这个生态能否帮助它尽可能的靠近B端的用户。

  那么,如果说所有的丛林生态的共同特征都是遮天蔽日的话,那阿里的领先之处就在于它已经为自己和生态的参与者用醒目的荧光标注出了一条穿越的路径,这条路径就是钉钉。

  如果今天的钉钉还是一条小路的话,那未来它可能会是一条双向八车道的大路。但小路也好,大路也罢,关键是它的方向是正确的,它指向未来。

http://ateammusic.net/lalixiusi/22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